???:===========================================
???:从街市上迪亚的屠杀中默默离开的众人回到了旅馆进行一番情感交流
???:而就在黄昏时分,克里斯特带着神秘的请柬回到了旅馆,众人也因此来到了城中心的教会
???:究竟邀请者的身份为何,相信之心就是你的力量最终章The men who sold the world,再开
???:===========================================
???:那么你们目前就一桌丰盛的食物面前,不时还有几位侍从给你们的玻璃酒杯里满上了上好的葡萄酒,葡萄酒浓郁的香气不断的刺激着你们的嗅觉
娅迦娜:【继续伸手拿东西吃】
???:在之后过去了几分钟,你们注意到原本一直在房间内待机的侍从一起离开了这个宴会室
菱川沥华:【静坐等待】
???:一位与整个地上人类社会穿着格格不入的女性走了进来,她穿着一套像是你们生前时代时尚流行的服饰,干练的短发头发染成了显眼的粉红色,耳朵上还带了耳钉。而最为明显的则是在她的胸口别了一个和你们之前从阿斯塔罗特那里拿到的徽章相同图案的领结。这位女性正面带笑容看向你们,唯独她那副超然于世的表情给你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神秘的女性:看起来你们已经吃上了啊,这里的饭菜还合你们的胃口吗?
神秘的女性:我的同胞们哟
伽布:【用叉子把意大利面卷成一团然后一口吃掉】好味!
菱川沥华:同胞?
神秘的女性:哦,对了
菱川沥华:你在指什么。
神秘的女性:我还没有自我介绍
索菲娅:我名叫索菲娅,是这座城市拉菲埃尔教会的大主教
索菲娅:亦是与你们相同的活死人啊
娅迦娜:阿酱可是很想念你哦【嘴里有东西,发音不清楚】
索菲娅:阿酱说的是阿斯塔罗特吗?确实是好久没有回去见她了呢
菱川沥华:阿斯塔洛特跟我说过你的事
伽布:大主教?嗯?【下意识的看了看索菲亚的发色】虽然不是金发,但既然是大主教,请加油!
澪千夜:【看起来有些晕乎乎的样子】
索菲娅:这很好,假如已经知道了的话也方便说话了
索菲娅:啊,你说头发的颜色吗
索菲娅:现在这个粉色是染得哟,褪掉颜色之后就是金色了
伽布:【被面条噎了一下】
娅迦娜:真的不想承认呢…【转过头去小声的嘀咕】
索菲娅:今天也是为了久违的同胞聚首,所以才准备了这次的晚宴
索菲娅:就让我们难得庆祝一下吧,就算是在这样的世道下呢
菱川沥华:晚宴之后呢。【唐突】
索菲娅:【举起玻璃酒杯】干杯,我的同胞们,祝一切安好
伽布:不要告诉我你姓阿波卡利斯...【小声bb】
娅迦娜:圣歼要怎么办?【举杯】
索菲娅:圣歼呢……
索菲娅:有什么话题我们先暂且放一下,偶尔享受一下宴会本身也不错吧
娅迦娜:只是闲着无聊才爬上现在的位子…可别说这种话哦?
索菲娅:【品尝起葡萄酒】
娅迦娜:【吃】
克里斯特:……
菱川沥华:【没有动餐】
索菲娅:问题的话,让我们一个一个来吧
娅迦娜:【揉了揉脑壳】
澪千夜:那么……清解答一下我们的疑惑吧
娅迦娜:1d10>=5 灵感,既然都见面了试着能不能想起啥
Nechronica : (1D10>=5) → 3 → 失敗

索菲娅:根据克里斯特的说法,你们应该都是和我一样在大战之前的时代生活着的人类吧
伽布:既然说是同胞...你认识我吗?【一脸面条】
索菲娅:不,纯粹是偶然遇到了那边的克里斯特才发现的
索菲娅:毕竟你们都带着那个纹章呢,实在是太明显了
伽布:你认识克里斯特?
菱川沥华:偶然吗【看向克莉丝汀】
索菲娅:单纯的偶然,我在城里正巧遇到了闲逛的她
克里斯特:嗯,确实只是偶然
娅迦娜:所以说,你到底在这是干什么呢,这么多年【不耐烦】
索菲娅:那我先反过来问问你们吧
索菲娅:你们对于现在这个世界的情况,了解了多少了
菱川沥华:克莉丝汀 如果今晚有时间 单独见我 ,务必回答我的千万个问题
克里斯特:嗯【点头同意了】
伽布:嗯,这个世界?几乎一无所知【摊手】
索菲娅:毕竟在我们过去生活的时代,并不存在什么魔族天使
索菲娅:最关键的是,人类的神明
索菲娅:有关人类的神明你们已经了解了多少,我看我应该从什么地方跟你们讲起
伽布:似是而非的线索是有不少,但有人能帮忙梳理下是最好的了
索菲娅:那我换个问题好了
索菲娅:你们觉得那个所谓人类的神明,究竟是什么
菱川沥华:只是一个被崇拜的对象吧。
索菲娅:但是只是被崇拜的对象可没有那种神奇的力量
菱川沥华:最夸张的情况,就是原本就不存在的,虚构的东西。
伽布:人类的神明...人为了满足自身的愿望和物化未知的现象而创造的傀儡?
索菲娅:接近了,但就差一点
菱川沥华:人类相信着祂,这份相信,就是神奇的力量。
索菲娅:要我来说,人类的神明就是一台许愿机
索菲娅:过去曾经有一群出色的科学家,创造了一种划时代的发明
索菲娅:当时那群科学家称其为“匣子”,而如今它就是人类口中神明的真实身份
澪千夜:【稍稍打起精神】
菱川沥华:……
菱川沥华:【凝重】
索菲娅:那可真是在过去令人难以想象的发明,足以分割大地,烧灼地表,涂炭生灵
娅迦娜:【瞟了一眼伽布】
伽布:许愿机吗...神是许愿机?哈哈哈哈哈,区区的道具居然成了神明,现在的人是有多蠢,哈哈哈哈哈【笑的拍桌子】
索菲娅:而我在那么多年的时间里,也渐渐把握到了匣子的原理
索菲娅:那是一个以实现大多数人愿望为原理运行的机械装置,选择大多数人,舍弃少数人就是它的机理
索菲娅:让你们所见,大多数的人类现在生活在地表,而少部分的则被迫留在地下,成为魔族
索菲娅:所谓圣歼,也只不过是匣子为了满足地表上人类毁灭魔族而诞生出一种形式罢了
澪千夜:这样么
索菲娅:没错,就是这样呢【苦笑】
娅迦娜:地下的生育率确实不能指望呢【吃】
伽布:所以说...圣歼是不受控制的,而是人们觉得应该发动时就会发动?
索菲娅:不,还是有一定控制手段的
索菲娅:分散人类的愿望,让他们的行为与生活趋向于平和的话
菱川沥华:弱肉强食,是世间真理。
索菲娅:这些试图毁灭而诞生的愿望就会少很多
索菲娅:这也是我一直以来所在做的事情
索菲娅:我成立了教会,试图通过信仰的方式来控制人们的愿望
索菲娅:毕竟在之前我见过太多太多,因为大多数人的愿望所以少数人被毁灭的情况
澪千夜:能毁掉么
索菲娅:假如放任匣子这样下去,人类迟早会因此灭亡
伽布:所以外面的人才无知到让人觉得善良的地步吗...
澪千夜:那所谓的匣子
澪千夜:啊…抱歉…问了个蠢问题
索菲娅:我也曾经尝试过哦
澪千夜:稍稍有些不在状态
索菲娅:我之所以留在这个拉菲埃尔,正是因为此处是天界之门的所在地
菱川沥华:愚化 也是不得已的办法了。
索菲娅:天使是匣子的护卫,天使能通过天界之门来到这里,因此我们也可以通过那个门去到匣子那里
伽布:天界之门,拉斐尔...
索菲娅:但是那个门本身,是被称作“物质传送机”的装置
索菲娅:能通过那个门的,只有和你我一样活死人才能办到
澪千夜:也只有我们这样的存在才能过去么
索菲娅:我曾经一个人穿越了门,试图去破坏匣子
索菲娅:但无奈我个人的力量还是太有限了,我没能做到
菱川沥华:那么天使。
菱川沥华:也是活死人吗
索菲娅:与其说是活死人,不如说是人偶呢
索菲娅:是那群科学家所制造,匣子的护卫
娅迦娜:1d10>=5【看着眼前的索菲娅,试着回想起什么】
Nechronica : (1D10>=5) → 9 → 成功

索菲娅:她们并不存在什么生前的记忆,只是为了保护匣子和执行任务存在的
伽布:哎~那群科学家吗~【棒读】
???:娅迦娜盯着索菲娅的脸试图回想起什么,但最终还是发现什么都回想不起来
菱川沥华:是人偶吗。
娅迦娜:所以为什么会染成这种毛的颜色
???:不论在你生前的记忆还是死后的经历,都没有见过这个人
伽布:为首的天使就是教堂里供奉的拉斐尔?
索菲娅:这个发色吗【用手指捻了下】也许是为了活着的实感吧
索菲娅:假如什么都不去改变的话,就意识不到自己究竟是有意识的尸体,还是没有意识的尸体
索菲娅:你们活了向我一样长的时间的话,我想也能够明白的吧
索菲娅:不,来到这里的拉斐尔该怎么说呢
索菲娅:是天使中的异类
索菲娅:她有着旺盛的好奇心,也愿意与我们交流,是一个有着人情味的人偶
索菲娅:也因此她才会每年来到拉菲埃尔,要我说的话应该属于程序BUG
菱川沥华:是这样的吗
澪千夜:那么…我还有些问题…
澪千夜:关于…死灵法师
索菲娅:你是说将我们复活的人的事情吧
索菲娅:很遗憾我并不能确定复活你们的人究竟和复活我的人是不是一个人
索菲娅:毕竟相差了那么多年呢,复活我的人早就已经死去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娅迦娜:那他复活你是为了什么呢【吃】
索菲娅:不知道,她复活我之后什么命令都没有给我下
索菲娅:就让我自行离开了
伽布:你记得ta的长相吗?
索菲娅:我其实并没有正面见到过把我复活的人呢
澪千夜:……不对…有个家伙一直在阻止我们的前进…试图让我们留在地底…即使抵达了地面也在不断妨碍我们…
澪千夜:在这里还遇到了相似的家伙…
索菲娅:从背影上看,那是一个金色长发的女性,不过我记得一件事
菱川沥华:穿着很奇怪衣服的人。
索菲娅:当时有人来找过她,当时来的人这样称呼将我复活的死灵法师
索菲娅:“普林菲尔教授”
菱川沥华:……
娅迦娜:【不自然的把脸背了过去】
索菲娅:会阻止活死人前进的人选实在是太多了
索菲娅:毕竟许多生物都是把活死人视作敌人呢
菱川沥华:听起来是熟人。
菱川沥华:【瞟了一眼娅迦娜】
菱川沥华:不过我不认识就是了。、
索菲娅:那么说了那么多,不知道有没有解答你们的疑惑呢
娅迦娜:我也不认识哦【吃】
菱川沥华:也是一个科研学者吗。
伽布:(话说娅迦娜姓什么来着...)
???:(娅迦娜全名,娅迦娜·普林菲尔
娅迦娜:那么如果那个什么匣子破坏掉的话,阿酱也能上来了吗【想到别的话题】
索菲娅:是啊,这么做的话相比人类也能从中解放出来
索菲娅:回到正规上吧
索菲娅:所以请让我来说一下我的请求
索菲娅:虽然匣子作为一个许愿机,只是忠实的实现着人类的愿望,但是斗争心却是人类永远无法根除的劣根性
索菲娅:这样的匣子对于人类来说,根本不是伟大的发明,而是最为恶质的恶魔,是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东西
索菲娅:在见证过无数的毁灭和灾难之后,我想向你们提出请求
索菲娅:和我一起,去把匣子破坏掉吧
克里斯特:……
伽布:被放逐而彻底野蛮化的魔族和被驯化这么蠢的人类重新回到一起...【翻了翻白眼】
克里斯特:我稍微有点不舒服……让我出去吹吹风【说着就离开了宴会室】
菱川沥华:【跟上离开】
菱川沥华:失陪。
???:那么沥华和克里斯特去次要1
娅迦娜:玛利亚是什么东西?
索菲娅:玛利亚可是我们教会的圣女,单论虔诚恐怕无人能及
娅迦娜:另外之前给我们的封口费,是不是太少了,买袋糖就快用光了
索菲娅:啊呀,那个时候玛利亚所说的掘墓人们就是你们吗
澪千夜:…
伽布:我反对毁掉匣子...失去抑制力的话...魔族和现在的人类将大规模冲突,会流血,很多很多的血,甚至会有一方彻底灭亡而告终...而且大概率是人类灭亡
澪千夜:能操控钢之森的尸体的人
索菲娅:假如想要金钱援助的话,我这里多少还是有不少可以调度的资金
澪千夜:应该只有死灵法师吧
伽布:【用叉子搅拌面条】
索菲娅:顺带一提,你们也知道最近城里不是特别安全
索菲娅:假如你们愿意的话要不要住到教会里来
伽布:文明很难战胜野蛮的
索菲娅:至少我能保证你们在这里的安全
娅迦娜:只要有钱的话【笑】
娅迦娜: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么多年了,地上的你,至今仍旧只是一个人吗?没有一两个住手,真是遗憾呢
索菲娅:但是伽布君,假如不破坏掉匣子的话,圣歼将总有一天会发生
索菲娅:匣子本身就像是一个庞大的武器,由大多数人所持有
伽布:我更倾向于修改匣子的程序...就算要毁掉,也要让ta维持一段机能,给人类和魔族一个缓存的时间
索菲娅:但是当大多数人消灭了少数人之后,又会有新的人成为少数人
索菲娅:只要匣子还在,这个轮回就不会停止
索菲娅:至少匣子不在的世界里,我们人类曾经辉煌过不是吗
澪千夜:……
澪千夜:所谓的门
澪千夜:大概多久打开一次
澪千夜:但是还有另一个问题
伽布:你们有把握在失去匣子后抵御住魔族吗?
澪千夜:关于那个死灵法师…多半会有很严重的影响
索菲娅:要修改匣子的程序这件事,说实话除非是当时的科学家在世
索菲娅:不然以我们的能力实在……
澪千夜:这个的话…就交给迦布吧
索菲娅:我们能够做到的事情,大概只有破坏一条路了吧
澪千夜:我稍微去看看其他人
澪千夜:【稍稍的站起来走出去找另外两位】
索菲娅:在失去匣子之后,我就不必在这样维持着地面上教会的存在了
索菲娅:虽然可能确实会有一定的镇痛,但是失去了匣子这个强大的武器,仅凭手里的小刀我相信人类是能够找到一个平衡的点
伽布:我在问一遍,你们有把握在失去匣子后抵御住魔族吗?200年的时间,魔族已经和人类彻底分成了两个种族了,而种族之间的战争,是不死不休的。你和我们一样是知道以前的历史的。一旦失败...会亡国灭种的
索菲娅:过去的人类不也是如此吗
索菲娅:宗教、人种之间的战争从未停止
索菲娅:但是人类还是在其中找到了平衡点,并以此繁荣
索菲娅:是匣子打破了这个平衡,让那些少数人不得不去死
索菲娅:就算魔族和人类依旧对立,我也相信人类能够解决这个问题
索菲娅:【回过头来回答娅迦娜的问题】我之前也确实遇到过不少与你们相同的活死人
索菲娅:但她们要么精神不知不觉就崩溃了成为了无法沟通的行尸走肉
索菲娅:要么就是有着别的愿望,选择了其他生存下去的道路
娅迦娜:去找阿酱帮忙不就好了【打哈欠】
索菲娅:我倒是也想啊
索菲娅:阿斯塔罗特是我培育出来维持平衡的存在,阿斯塔罗特很强,强到足以击退天使
索菲娅:也因此不完全的圣歼才不会就这样把魔族们毁灭
索菲娅:可是阿斯塔罗特终究是确确实实活着的存在,没有办法通过那扇门
索菲娅:能去破坏匣子的,只有我们了
娅迦娜:前几天在这里四处作乱的怪物,那些不就是地下来的吗?
伽布:......
索菲娅:不,我最近也发现了一件事
索菲娅:有什么人在故意挑起人类与魔族之间的仇恨
索菲娅:仿佛就是在故意诱导圣歼的发生一样
娅迦娜:毕竟放我们出来了呢
索菲娅:据我目前得到的情报,他们大多都身穿一袭黑色长袍作为辨认
索菲娅:究竟是为什么这样行动,我也摸不清头绪
娅迦娜:那天使索菲娅打算怎么办,让她放我们一马吗【吃】
伽布:愚民政策的报应来了~要知道越愚蠢越容易被煽动~
索菲娅:但这也是我能做到的极限了
索菲娅:确实我也感觉,爆发的临界点就即将到来
索菲娅:我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索菲娅:也许我所做的事情,只是在拖延这个事件到来的时间而已,但是我们现在有一条别的线路可以选择
索菲娅:在天使降临祭的第四天,我们一起穿过门去,把匣子破坏掉吧
伽布:让两个人团结起来最快的办法是什么?让他们一起去说第三个人的坏话
索菲娅:降临在这里的天使拉斐尔是一个人有趣的天使呢,我想你们见到她之后应该就能理解我说的话
索菲娅:她不是那种爱好毁灭的存在
娅迦娜:就算你这么说,【斜眼】为什么你一个人办不到的事情,这么肯定加上我们就能做到
索菲娅:我一个人对付2个天使恐怕就是极限了
伽布:嗯嗯,我好像有点想法了。一起去门那边我暂时同意了,匣子是否毁掉等我们看到时再说吧~
索菲娅:这也是我一直没法接近匣子破坏掉的原因
索菲娅:但是假如人足够多的话,也许就能有转机
索菲娅:而且你们,看起来都很强的样子不是吗
索菲娅:【眯起了眼,审视着娅迦娜】
娅迦娜:为什么听起来不只要面对一个天使
克里斯特:【从外面开门走了进来】
索菲娅:是啊,匣子的护卫可不止一个
索菲娅:不算拉斐尔,总计有5位天使
索菲娅:而这里的同胞们,总计有6位
索菲娅:我相信肯定是突破的机会
菱川沥华:嘛,
菱川沥华:听起来,你们已经制定好作战计划了?
娅迦娜:那是谁设计的天使啊,为什么会这么轻易的被击破【转头望了望在座的各位】
索菲娅:对了,假如你们愿意在教会里住下来的话
索菲娅:我这就安排人给你们准备房间
索菲娅:【之后一边吃着食物,一边喝着葡萄酒】
娅迦娜:那就麻烦你了,如果要动身的话,是第四天?
索菲娅:嗯,毕竟我也要安排点这里的事情
索菲娅:那些长袍人的动向我也有点奇怪
娅迦娜:还有一天的犹豫期吗,真麻烦【趴在了桌子上】
索菲娅:就在降临祭第四天,我们一起出发吧
???:宴会就这样继续进行着,不知不觉食物和酒也被你们吃掉了不少
???:而索菲娅,则是看起来有些微醺
索菲娅:果然你们……,是在闪耀着呢……【酒后说着些不清不楚的话】
娅迦娜:为什么这种人能培养出阿酱啊…
澪千夜:谁知道呢
澪千夜:【悄悄喝了不少酒有些晕乎乎的人】
索菲娅:阿斯塔罗特……真的是个好孩子呢……
索菲娅:也向你们一样,闪耀着光芒
娅迦娜:阿酱在你不在的时候,有偷偷的哭哦
索菲娅:是吗……总觉得很过意不去呢……
索菲娅:毕竟这里的事情……脱不开身
菱川沥华:放不下这些人类吗
娅迦娜:阿酱还说怀念你的母乳
索菲娅:人类们啊,虽然又愚蠢又充满着斗争心
索菲娅:但果然还是美丽的
索菲娅:正是因为死了之后才明白这些事情啊
伽布:我觉得斗争心是个好东西。
索菲娅:【回答娅迦娜】活死人可没有母乳啊
娅迦娜:谁知道呢,也许是你的宝具效果
索菲娅:宝具……?那种东西我才没有呢……
索菲娅:相信之心……总觉得已经是离我很远的存在了……
伽布:而且我还是认为匣子没有错,多数人掌握武器,至少比以前少数人掌握的好。【切不来牛排,于是开始整块的咬】
索菲娅:那是假如那是能达成一切的武器,可就问题大了啊
索菲娅:相比于匣子,人类反而过于渺小
索菲娅:对于人类来说,匣子还太早了一点
伽布:觉得太早就不要让人类的文明倒退!
伽布:不会是发现愚民后,还是无法利用匣子才准备毁灭她吧...【尖酸刻薄的讽刺】
索菲娅:但那也是把匣子破坏掉之后的事情
索菲娅:假如我不这么做的话,恐怕不论是地上的人类还是地下的魔族都早就不复存在了吧
索菲娅:虽然我不敢说我是一个完全的圣人,但是我可以保证
伽布:我只同意去门里看看,但不同意立刻破坏匣子。而且,你的活死人身份...明天我想确认一下。
索菲娅:我是为了全人类的幸福而行动的
索菲娅:身份吗?现在就可以确认哦
娅迦娜:【伸手摸了摸衣服下面】
索菲娅:【拿起了一把餐刀】
索菲娅:想要我怎么证明,是刺进我的心脏还是大脑?
娅迦娜:没有生理反应呢
索菲娅:啊,不过留了一地的血会让之后清扫的人麻烦的吧
伽布:手指就足够了
???:听到你说的话,索菲娅毫不在意的切下了手指,然后用和你们相似的方式复原了伤口
索菲娅:怎么样,这样算不算证明了呢
索菲娅:【回答娅迦娜】因为对于活死人来说,生理反应已经是没有用的机能了
伽布:你是非人这一点,我确认了。你说的话暂时可以相信。但为了全人类的幸福而行动什么的,有太多人以这个理由干坏事了。
索菲娅:我可是所说的一字一句都没有半点谎言哦
索菲娅:不过,也罢,你这样的态度对于我来说也足够了
伽布:就是因为不是谎言才可怕
索菲娅:也许等到穿过门之后,见到真正的匣子你就会明白了
索菲娅:那已经不是我们能够想象的东西
菱川沥华:……
菱川沥华:已经 不可收拾了吗
伽布:哎~那真是值得期待
索菲娅:【出门招来了几个教会侍从】安排几个房间给她们,她们是我请来的贵客
索菲娅:那么今天也不早了,我看起来也稍微有些醉了呢
索菲娅:我就先去休息了
索菲娅:之后会有人来带你们去你们的房间的
娅迦娜:零花钱…
澪千夜:【稍稍叹了口气】
澪千夜:至少在现在
伽布:这个家伙...能相信吗?【皱眉头】
索菲娅:钱的话,明早我会安排人给你们的
索菲娅:那我先暂时告辞了【打了个哈欠】
索菲娅:好久没有说那么多话了呢
索菲娅:晚安
澪千夜:请相信吧…在旅途的尽头仍然充满光明【对索菲亚】
澪千夜:那么
澪千夜:晚安
伽布:对我们的态度太积极,也太草率了。【小声BB】
娅迦娜:【挥了挥手】
娅迦娜:回屋说吧
澪千夜:嗯…回去商讨一下吧
伽布:【嚼嚼】
???:那你们在宴会之后,被几位侍从带到了各自的房间
???:你们每个人都有一间房间
菱川沥华:【去克莉丝汀的房间】
???: 那沥华去次要1
伽布:【趴在床上睡觉】
???:伽布你过个灵感
伽布:1d10
Nechronica : (1D10) → 5

???:那么你想起来,你好像还和什么有人有约
伽布:呃...嗯?好像有什么事....树海?
澪千夜:…这边了解了…那么…该去找另一个家伙…了解一下情况了…
娅迦娜:【烦恼中】
伽布:【从床上跳下来去找澪】
???:那么伽布来到澪的房间
伽布:澪~和我去树海约会吧~
澪千夜:…啊……?
伽布:【用连续熊孩子下鞭腿踹门】
澪千夜:【没有反应过来】
澪千夜:【稍稍的打开门】
伽布:我们不是白天就约好去树海了吗?【使眼色】
澪千夜:嘛…刚准备出门呢…
澪千夜:不过可不是约会哦…【稍稍的背好】
拉雯:……【一言不发】
伽布:嘛嘛...在乎太多细节小心会秃掉的
伽布:总之出发吧
???:那么就澪和伽布两个人出发去树海?
澪千夜:(其他人有要来的么喂!!)
伽布:(因为和娅迦娜关系不好,伽布不会主动叫她,所以~斜眼)
???:克里斯特和沥华正在聊天,可能是去不了了
澪千夜:(那么娅迦娜!)
娅迦娜:(顺其自然好了么,情报也不是看不见的。见面的问题也没有什么正不正确
???:那么娅迦娜就在房间里摸鱼咯
???:那么伽布和澪
???:离开了教会,穿过了拉菲埃尔的北大门
???:来到了拉菲埃尔北部一望无际的树海,虽然个别树干上有着指路用的提灯和记号,但是一不小心仍是十分容易迷路。在此处可以零星的看到几个准备在树海中安营扎寨的旅人。
??? -> 伽布:终结之地
拉菲埃尔周边一望无际的树海,什么都没能拯救的你独自一人来到了这里,你手持冰冷的手枪,抵住了自己的太阳穴。在你的心中只有深深绝望,但从绝望之中,那份愿望却反而变得愈加纯粹,“这并不是为了现在的绝望而决定的,是为了将来的希望而准备的”心如止水的你,慢慢的扣下了扳机。

???:伽布你过个侦查
伽布:1d10
Nechronica : (1D10) → 1

???:那很遗憾你什么都没有发现
伽布:(可以部件重投吗?)
???:可以
澪千夜:(今天的对话可以进行对话判定么)
???:当然可以
伽布:眼睛 1d10
伽布:1d10
Nechronica : (1D10) → 8

???:那么伽布注意到了在树海深处似乎有些层层叠叠像是墓碑一样的东西,这些墓碑上全都没有任何文字,而身着一位长袍的人正半跪在墓碑前像是在祈祷一般
伽布:【走过去看看】
??? -> 伽布:你还根据你过去的记忆发现了一颗树上残留着明显由子弹所留下的弹孔,但是这个弹孔只在树干的一边出现,另一面却没有穿出来的弹孔
澪千夜:【跟了上去】
???:那么伽布来到了那个长袍人的身边,长袍人看到你们前来脱下了兜帽
鲁尔:你们来啦,还真是有些晚了
伽布:这不是来了吗,就不要在意那么多细节了
鲁尔:我叫鲁尔,是来告诉你们这个世界的真相的
伽布:嗯?那么我们就洗耳恭听了
鲁尔:说起来,你们知道在这里的墓碑都是什么人的吗
伽布:不知道【露出纯真而懵懂的眼神】
澪千夜:【稍稍的站在迦布身后看着她】
鲁尔:这些都是曾经被教会认为是魔族而遭到处刑的人的墓碑
鲁尔:而曾经我最重要的人也因此被处刑了,甚至连尸体都没有办法埋葬在这里
鲁尔:只能留下这样无名的墓碑
伽布:请你继续说【感觉到了违和感】
鲁尔:如今的教会是邪恶的存在,她们利用着神明的力量将违背她们的人类全都认定为魔族,并且利用神明的力量让她们变成异形的怪物
鲁尔:教会本身便是束缚着人类的桎梏,这样的下去人类将不会再有希望
鲁尔:所以我们,是背信者
鲁尔:认清了教会的真面目,试图解救人类的组织
鲁尔:活死人啊,这是与你们完全无关,属于我们人类内部的争斗
伽布:[索菲亚说在控制人民的认识,想要消除圣歼,但手下的教会却在屠杀魔族制作对立?]
鲁尔:我们会在降临祭的第四天,天使降临之时突袭教会,破坏天界之门
鲁尔:以此来切断教会与神明的联系
伽布:你们认识白天出现的那个魔族吗?
鲁尔:不,我并不是认识
鲁尔:恐怕她也是因为教会的缘故而变成那个样子的吧
鲁尔:地下的那些魔族,本来恐怕也都是我们的同胞
伽布:那么,教会消失后你们准备怎么和嗯...魔族相处?
鲁尔:至少我们不会让这些惨剧【看了看墓碑,露出了十分哀伤的表情】再次发生
鲁尔:对于现在的人类来说,神明是不需要的
鲁尔:也不应该存在利用神明力量的人
鲁尔:所以活死人们啊,请不要妨碍我们的行动,假如你们确实曾经为人,我相信你们是能够理解我们的想法的
娅迦娜:(所以可以大家一起去打天使了吗,把匣子抢了,然后让他们顺便再把门破坏了
???:(那也要打得过天使啊
娅迦娜:(这不是有很多鲁尔炮灰吗
???:(确实有,但人家就是瞄准着破坏门去的
澪千夜:(不对)
澪千夜:(有问题)
澪千夜:那你们的领导者…又为什么…
娅迦娜:(那也得天使同意他们破坏门啊,而且我们是破坏匣子,釜底抽薪,不是鲁尔他们更愿意配合
???:(那你来现场说啊
鲁尔:锁孔大人吗
澪千夜:对…
伽布:说的好,嗯嗯,神明是我们心灵的寄托。但不应该成为枷锁,我们应该信仰神明,但一旦现实出现自称神明的家伙,我们不应该崇拜ta,而应该摧毁ta!这个时代还是有明白人的吗
鲁尔:锁孔大人一直都把你们视作计划的阻碍,想要除掉你们
鲁尔:但是好几次都失败了
鲁尔:对于我来说,我也并不理解锁孔大人是对你们有什么仇恨,但我觉得你们本来就与这件事无关
鲁尔:我觉得说清楚的话,你们是能够理解我们的
伽布:嘛...锁孔也是活死人吗?
澪千夜:…我们也很想知道…为什么他一定要对我们出手…
鲁尔:锁孔大人是了解一切真相之人
鲁尔:是她将教会的邪恶目的告知了我们
鲁尔:我愿意相信,锁孔大人是我们人类的同伴
伽布:......
澪千夜:嗯…
伽布:相信...呐~你还有什么想和我们说的吗?
鲁尔:而且……我的妹妹茱达斯曾经就是因为陷害而被认定成了魔族
澪千夜:我可以相信你的说辞…但是我不确定你有没有被你所谓的大人欺骗…我们曾经作为人类
鲁尔:最后变成了那样的怪物死去了
澪千夜:确实亦向往着和平
澪千夜:不…
澪千夜:就算这样
澪千夜:我们依旧是人类
鲁尔:锁孔大人一直以来都是无私的支持着我们
伽布:等等?你是说你的亲妹妹变成了怪物?
鲁尔:而且,教会利用神明的力量排除异己也是不容置疑的事实
鲁尔:是的,茱达斯当时被认为是魔族抓起来时候我都不敢相信当时发生的事情,一直到在处刑台上,她变成了怪物的时候,我才相信那是一个伪装成我的妹妹潜伏在人类中的魔族
鲁尔:可是这些都是教会所编织出来的谎言,我的妹妹根本不是什么魔族
鲁尔:又或者说从一开始,魔族就不曾存在,那些只是教会利用神明的力量排除异己所导致的结果
鲁尔:什么人类之敌即为魔族,是多么可笑啊,明明是教会把教会之敌都变成了魔族
伽布:教会是凭借什么找出她来的?
伽布:人类可以变成魔族...那么...【小声嘟囔】
鲁尔:一些虚妄的笔记……信件记录
鲁尔:我当时就应该觉得很可疑,但我之前从未怀疑过教会
鲁尔:其他的人类也都和我一样
伽布:笔记......好吧,我想多了【变成死鱼眼】
澪千夜:【稍稍皱了皱眉头】
伽布:魔族是存在的。而你的锁孔大人...也许也是个魔族...
鲁尔:那些只是被教会迫害,不得不到地底去生活人类罢了
鲁尔:我也对于魔族们的遭遇很同情
娅迦娜:(突然深感愧疚…大佬路易的npc都是一群老实人,我的npc都是骗子
???:(只有说实话才能让你们相信
伽布:教会迫害魔族和魔族不得不到地底去生活是客观事实,但一群比你们强大的赤贫者来到地上时...你觉得他们会靠勤劳工作来获取财富吗...恭喜你,你有希望成为最初的一批人奸了...【死鱼眼】
???:(我深知这个道理
澪千夜:先不说这些…
澪千夜:我理解你对和平的渴望
澪千夜:我们也是如此
娅迦娜:(但是我的npc在说胡话为什么有些人还是老实人一样信(摔
澪千夜:但是我们需要点时间…确认锁孔的目的…
澪千夜:毕竟…在此之前我们一直在被他袭击
澪千夜:如果我们要联络你的话…要如何
伽布:(我感觉这个npc她妹妹真是被魔族给顶替了)
娅迦娜:(也不用顶替呀,既然是多数人的愿望机,那在处刑的那一刻被处刑的不就会被变成魔族
鲁尔:不需要,你们一直都在被我的同伴们监视着
鲁尔:假如你们想要联系我们,我们随时都会知道
鲁尔:就算你们现在,身处教会之中也是一样
伽布:嘛...你们努力吧...不管怎么样都是要流血的...也对,斗争才是世界的真实。
鲁尔:能得到你们的赞同比什么都好
伽布:我的同伴会怎么做我不清楚,但我会暂时中立的,至少在见到某个人之前。
鲁尔:锁孔大人说你们必定会成为我们计划的阻碍,假如你们不会插手的话我们也可以更加专心于我们的计划了
鲁尔:没错,你们只需要保持中立就好
???:在这片树海之中,鲁尔与伽布和澪的对话结束之后
娅迦娜:(等一等,鲁尔他们要炸门却还要先袭击教会,别说天使和门了,岂不是要和圣教军打起来,毛线用么有
澪千夜:(是的)
???:你们明显注意到了有不少身着黑色长袍的人聚集了起来
???:她们中的一人来到了鲁尔的身边,轻声说了些什么
鲁尔:是吗,锁孔大人找到了如此强大的支援嘛……
鲁尔:【转过头对着伽布和澪说道】我是想要和你们沟通所以才会把我们袭击的时间告诉你们
娅迦娜:(鲁尔突击教会大门,引起天使注意,引走之后我们偷偷去门那边,和克里斯特大战一场,拿到匣子,除掉索菲娅,统治世界,完
鲁尔:假如你们把情报告知教会的人的话,我们会将你们视作我们的阻碍
伽布:(丁丁说得对)
澪千夜:我明白
鲁尔:那这样比什么都好【微笑着送别伽布和澪】
???:那伽布和澪还有什么想做的事情吗
伽布:我嘴很严的,再说,万一是假情报的话,说出去反而会很惨的~
???:那么与鲁尔的沟通之后,伽布和澪回到了教会的房间之中
???:沥华和克里斯特的长谈也似乎结束了,各自都准备在床上好好休息一下
???:=========================================
???:那么从两个方面了解到了真相的众人,即将迎来的是降临祭的第三天
???:究竟又会有什么样的事情等待着她们呢,尽请期待
???:=========================================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