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头人物:伊19,事件类型:外出,关键词:深海C96
:一行人用过了晚饭之后,散步于海岸边
伊19:“啊哈~吃得好饱~”
:因为这里是战区,这边的海岸没那么干净,到处有各种装备碎片
瑞鹤:羽黑的厨艺看起来又有进步了。
:好幸福的说
伊19:“唔....都是破破烂烂的鱼雷呢 就没有一根好的么“一边走一边看来看去
:…嗯…很不错
:突然之间,似乎19在一堆破鱼雷中发现了什么
:那是一本已经被海水泡烂的本子
伊19:”啊!好可惜!都已经泡坏了“【赶紧拿起来看看还有没有拯救的方法
北上:我记得浸水的纸拆开放在打印机里打印白纸的话,可以迅速干燥来着
:因为被海水浸泡了多日,大部分的彩页都已经花掉了
瑞鹤:嗯?那是什么?
伊19:”是宝物哟~“
:宝物的说?
伊19:打算带回去看看还能不能救回来
伊19:”撒 既然这里有这个东西的话 那么还会有其他的么~“
伊19:”大家 这里可不光是破烂哦 说不定会有一些好东西呢~“笑嘻嘻的对大家说
瑞鹤:嗯?【一头雾水】
伊19:”我刚刚捡到了一本漫画书噢~“
北上:【凑上去看看内容】
瑞鹤:漫画书?我倒是希望后勤能搜集一些战机残骸,好补充物资材料之类的。
:呜噢,漫画书吗
伊19:”就是湿透啦 看看回去能不能弄干弄好~“
伊19:”现在还不能看哟 不过附近说不定还有别的东西呢“
:【也在附近找了起来】
伊19:【四下寻找】
:…漫画书么…嗯…【稍稍的思考了一下,跟着寻找了起来】
:19你不是想找不是全年龄的吗?19判定【H/魅力11】
伊19:2d6>=7 给我一本!
KanColle : (2D6>=7) → 8[3,5] → 8 → 成功

:19找到了一些保存还算比较完好(缺失小部分页面)的,非成年人不可观看的东西
伊19:”哦呀 口嘞哇~口嘞哇~“【赶紧藏起来】
伊19:悄悄地瞄了几眼”噢呼~竟然是
北上:19你又发现什么了?
北上:【快给我看看画的是谁】
伊19:看了一眼后边正在找飞机的瑞鹤 对北上露出一个哎嘿(?)的笑容
伊19:“等我回去修好了在分享给你看哟~”对北上眨了眨眼睛
瑞鹤:【于是在海滩上寻找飞机残骸】
:【有些无奈的看了看19那边,稍稍的离开了一点】
:似乎找到的本子,大多数都是驱逐舰的……
伊19:“啊哈~大丰收~”
北上:嗯哼……这还真不是不能让她们看见呢【回头看了看电和响】
:唉? 又找到了吗【凑过去看】(作死)
伊19:“不过破损的也很多呢 要回去好好修理一下”
伊19:“电酱不要急~等回去弄好了分给你看哟~”
:瑞鹤找到不少飞机残骸,不过几乎都被还原成零件了
伊19:“湿漉漉的打开会伤到书页的说”
:想必以前这附近发生过什么激烈的战斗吧
:【轻轻的拽了拽電的衣角】小心哦…?
:噢~好的说【歪了歪头放弃了想看了想法】
瑞鹤:唉...【叹口气】
Iowa:why not?【去看】
伊19:“嗯?瑞鹤没有找到好东西么~”
瑞鹤:【无奈的摇摇头】
北上:似乎没什么
伊19:“这里破损的装备这么多 还捡到漫画书 有激烈的战斗在这块区域发生过么”
:这片海滩对你们来说,唯一“有价值”的东西,恐怕已经被伊19搜刮光了吧
伊19:“啊!断掉只剩下一点的六连酸!好可惜!”看着脚下的残骸一脸心疼
瑞鹤:待会儿让后勤拿回去拆了补充物资吧。
:搜刮了一阵之后,众人也觉得差不多该回去了
伊19:“大丰收~回去啦~”
:营地中,羽黑正在用铁锅煮花茶。空中飘散着阵阵花香,而由良则在边上帮忙择(zhai)花叶子
北上:要帮忙吗
瑞鹤:【嗅】一股清香的味道~
伊19:“好香~”
:哇,好特别的味道【嗅着】
羽黒:不用啦,马上就好了。这是白菊薰衣草茶,有助于睡眠的哦
Iowa:【择一片嚼】
:有助于睡眠么…
北上:那我就等茶烧好了
瑞鹤:煮好后请给我一杯,谢谢~【找个凳子坐下】
伊19:“要一杯~”
伊19:吸着差香味
羽黒:一人一杯啦,大家再等等~
羽黒:诶?话说19酱,你手上拿着什么东西?
伊19:“捡到的漫画书哦~等回去我要重新修一下才能给大家看呢”
瑞鹤:19还会画画?
羽黒:漫……漫画?这种地方??有漫画??
伊19:“边上的海边有很多破损的装备 大概有人在这边打过仗吧”
:…虽然漫画和装备的残片一起出现有些不太对劲呢
羽黒:等等,那本……你手上拿着的第一本……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北上:?
伊19:“哪里见过?”
北上:不会是羽黑你的画的吧
瑞鹤:嗯?【将视线投过去】
伊19:递过去“羽黑酱在哪见过呢~”
北上:没想到你看起来正经,实际上……
:羽黑姐知道的说? 【?】
羽黒:让我想想……我好像确实在哪里见过……
伊19:“在哪里见过~?”
:……?
瑞鹤:所以到底是什么漫画啊?【疑惑】
由良:那本东西,好像是长门姐的吧?
:【用有些好奇的目光注视着】
北上:瑞鹤的话,应该没问题吧
北上:【走到瑞鹤身边轻声说】
羽黒:对哦!是了!当时去检查战舰宿舍卫生的时候,在长门姐的床底下见到过!
北上:就是那种漫画啦
瑞鹤:啊?长门她居然喜欢看漫画?【说话的同时一头雾水的看向北上】
伊19:“这一本只是全年龄的普通漫画哟~”
伊19:“里面应该是画的六驱的日常生活那种~”
羽黒:虽然是全年龄的本子,但应该都是驱逐舰的吧……
伊19:“是呀~”
北上:不过还有一些红字本啦
由良:长门的爱好,大家都懂的啦
:【稍稍的眯起眼】
伊19:“咳~”
瑞鹤:【稍稍的眯起眼,察觉到事情并不单纯】
Iowa:不也挺好的吗
伊19:”还有一些其他驱逐舰娘的日常漫画本哟 比如吹雪一家啊“
瑞鹤:居然有这么多狂热的粉丝帮你们画画啊...【尴尬的笑了笑】
:画我们的生活 ? 哎为什么呀 ?
伊19:”唔 大概长门比较懂吧“
伊19:”嘛 反正闲着无聊的时候看看漫画也是很棒的啦~“
由良:也有可能,是运输本子的运输舰在这附近被击沉了吧…
瑞鹤:还有这种运输舰?
伊19:”附近的战斗残骸很多呢 甚至有一些比较高级的装备“
羽黒:相当激烈的战斗吧……
伊19:”啊!闭上眼睛还能看到那根破掉的六联酸!“
:【稍稍叹了口气】好啦…不要乱想了
北上:长门的本子出现在交战区还是比较奇怪的
北上:正常想,这个本子的主人应该是其他人吧
北上:看看有没有出版信息?
北上:最后几页一般会写
伊19:”要回去仔细脱水后经过处理在翻看吧~“
瑞鹤:你们..为什么这么熟练啊...
伊19:”wwww“
伊19:【我床底下可比你们所有舰娘的都多】
:19判定【黑历史/背景4】。成功:其他人对镜头人物的好感+1,失败:镜头人物损失3点行动力。
伊19:“瑞鹤酱~回头有空来我这边宿舍住一晚上啦 我会教你的说~”
伊19:2d6>=6 给我中!
KanColle : (2D6>=6) → 4[1,3] → 4 → 失敗

伊19:1d6
KanColle : (1D6) → 4

瑞鹤:不要..总感觉不是什么好事情。【嘀嘀咕咕】
伊19:2d6>=6 给我中
KanColle : (2D6>=6) → 9[4,5] → 9 → 成功

:——镜头结束——
:镜头人物:响,事件类型:交流,关键词:夜晚茶会
:由于19和Iowa困了,先去睡觉了,剩下的人围在篝火边,等着羽黑倒茶
羽黒:各位久等了~已经可以享用了,不过请小心烫嘴哦~
瑞鹤:谢谢羽黑~【接过茶杯】
:…感谢
:【稍稍的小小的尝了一口】
:хорошо
:谢谢的说【接过并小心的吹着气】
:味道很不错…嗯…和酒有些差别呢【慢悠悠的尝着】
由良:小孩子可不能饮酒!
:【小口小口的喝着】
北上:响的话,酒量比我都好吧
:虽然年龄上来说的话…应该也不算是小孩子了吧…
瑞鹤:喝酒不开船,开船不喝酒。【慢慢饮茶】
:嗯…说起来…像是这样坐在一起喝茶这样的事情…有多久没做过了呢…【稍稍的回忆起来】
北上:不不……我感觉经常都会这样
北上:别说些像是老奶奶的话
:咦…咦咦!
羽黒:噗……就是啊,说得跟真的老奶奶一样
瑞鹤:你一个小孩儿倒是挺多愁善感的。【偷笑】
羽黒:你看自己的身材,明明还是个小孩子呢
:…这些和身体无关吧…如果只是知识…记忆和积累的话…唔…总之跳过这个话题…!
:能跟大家一起悠闲地喝茶很棒的说【喝着茶,脸颊泛起红晕】
:…嗯…如果能一直这样下去就好了呢
羽黒:一定可以的……那个日子不会远吧
瑞鹤:嗯哼~【再饮一口】
羽黒:对了各位,对于明天作战,有什么想法嘛?
瑞鹤:正面迎敌,稳扎稳打的向前推进喽。
羽黒:听说BOSS是不会移动的非陆地型栖姬,会是怎样的敌人呢……
瑞鹤:海上壁垒之类的?【挑挑眉】
:不会移动的非陆地形么…
羽黒:不知道是怎样的对手呢……稍许有些期待
:期待吗【慢慢喝着茶】
羽黒:是的……未知的对手……有些让人挑战的欲望
:比起期待和挑战…果然还是想要提前做好准备呢…
羽黒:不过主力还是你们第一舰队,我们也会做好支援的准备的
北上:不会移动的非陆地……不会是埋姬吧
羽黒:埋姬?那是什么?
北上:防空埋姬,却是曾经听说过有这样的深海
瑞鹤:防空?【诧异】
羽黒:这样的深海吗……
北上:据说是曾经埋在防波堤中的驱逐舰化作的深海,虽然不是陆基单位但是不会移动
北上:当然不知道是不是就是这次的敌人
:…听起来…有些悲伤呢
:这...这么恐怖吗【有些缩了起来】
羽黒:嘛,不管是怎样的敌人,都以我们最好的状态去面对吧
瑞鹤:那是当然的。【胸有成竹】
:…嗯…当然
:那么…也应该早点休息去准备一下了呢
:响判断【坚强/魅力6】,成功:指定除自己外一名PC,该PC在决战阶段时回避+1。失败:直到章节结束前,自己的回避-1
瑞鹤:【看了一眼钟表】都这个时候了,那大家就早点休息吧。
:..是的说,谢谢招待【将杯子还给羽黑】
北上:也该准备下一次出击了
羽黒:不用客气啦,各位也早点休息吧
:然后…嗯…茶很好喝,谢谢
:2d6>=8
KanColle : (2D6>=8) → 8[2,6] → 8 → 成功

:响摸了摸睡着的电的头,电仿佛回应般地呢喃了一声(充满抛瓦),之后,响也睡去了
:一夜过后
:到了决战的日子……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