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头人物:羽黑,事件类型:游戏,关键词:歌舞表演
:在舰娘们回到过去后,度过了一小段悠闲的时光
:然后此时,作为提督的星奈接到了一个来自本部的电话
:在电话中,本部表达了想要举办一次文化演出的想法,并询问星奈提督这里有没有擅长歌舞的舰娘可以来参加
瑞鹤:!【突然感觉自己不太舒服】
:那么为了了解镇守府里的舰娘之中,是否存在有歌舞才能的舰娘,提督把所有人都叫到了提督室内
星奈提督:……那么就是这样一个情况,各位之中有谁山(mao)本(sui)自荐吗?
伊19:”我记得瑞鹤酱比较擅长跳舞来的“看向瑞鹤 走到瑞鹤身边
星奈提督:【看向了瑞鹤】
伊19:”啊 羽黑酱的声音也很好听的~“
Bismarck:如果是社交舞的话,倒还勉强可行
瑞鹤:我不是!我没有!你不要乱说哦!【否认三连】
:唉..唉?跳..跳舞嗎..【縮了下並偷喵向瑞鹤】
羽黒:诶?我吗?
:跳舞么…
伊19:”本部 似乎发来的是芭蕾啊 我不行啦调不来的“
:瑞鹤跳舞很厉害吗?
:人不可貌相呢
伊19:”是哇 羽黑酱的声音很好听呢 要不要试试看!“
瑞鹤:【侧过头看向一旁】
星奈提督:那么羽黑酱,可以拜托你嘛?
羽黒:诶?诶??【脸红】
羽黒:我……我可是从来没有跳过舞呢……
Bismarck:身材也很合适礼服呢
羽黒:【指了指瑞鹤】【小声】那边的瑞鹤桑倒是真的会跳呢……还传播到了北方司令部……
:北方司令部?俄罗斯那里吗?
羽黒:嗯嗯,没错
:大家的战斗经历还真是丰富啊
瑞鹤:羽黑,我看好你哦。【踱步到对方身拍轻轻拍肩示意,并流露出意味深长的眼神】
:…咦…
星奈提督:北方啊……突然很想念一个俄罗斯的同期生呢……
伊19:”却是啊 羽黑酱的身材也很好 很适合穿芭蕾服呢~“
羽黒:我的话,倒是可以试一试呢……但我需要瑞鹤前辈指点一下
瑞鹤:咳咳..你这样让我很为难啊,毕竟我不会跳舞嘛。
:【盯】
:【似乎想从瑞鹤身上看出些什么】
羽黒:咦,不是你把我国传统舞蹈传播到北方的嘛?……
瑞鹤:听..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啦~!【脸颊慢慢升温】
伊19:”但是感觉瑞鹤酱如果穿芭蕾服会很违和呢....“看了看羽黑又看了看瑞鹤全身【扫本
:日本的传统舞蹈?能乐吗
伊19:”提督提督~咱们这边有芭蕾服么~要不让她们两个先试试看哇“
星奈提督:我也这样觉得,毕竟瑞鹤的身材太平了……
伊19:”是吧~“
伊19:”还是羽黑的身材好一点~“
:...【欲言又止的微妙表情】
星奈提督:芭蕾服肯定是没有的啦……不过足够大的场地还是有的
瑞鹤:WTF!【猛地用眼神死死咬住提督】
:【偷偷戳了戳电】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伊19:【看了看曙的胸部 露出了微妙的表情】
羽黒:那……那就让我试一试吧
Bismarck:交给你了
:该怎么说呢…
瑞鹤:谁!谁说我不行了?虽然我不会跳舞,但是我会唱歌!毕竟,五航战天下第一!
星奈提督:那不如,瑞鹤唱歌,羽黑伴舞,怎样?
伊19:“那 瑞鹤酱你跟羽黑酱一起唱一起跳么~”
星奈提督:一库,GIVE ME FIVE(击掌)
瑞鹤:emmm...【陷入沉思】
羽黒:那就麻烦瑞鹤桑演唱了!
:感觉..不错呢【悄声】
伊19:(击掌)
瑞鹤:好吧..我就勉为其难的接下这个任务了。【双手环抱于胸前,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
瑞鹤:话虽如此,歌曲有什么要求吗?
星奈提督:没啥特别要求,挑你最拿手的就好啦
瑞鹤:嗯...行吧?
:嗯…不错呢…
星奈提督:那么,半个小时后大家集中在林中空地吧,让你们准备一下然后试演一段
Bismarck:那句话怎么说来这,对,扭起来吧
瑞鹤:我才不会扭起来呢!【双手比叉】
:那么大约经过了半小时的准备,在妖精的帮助下林中空地搭建起了一个小型的舞台
:某位戴着眼镜的工作人员调试了一下麦克风“Check 1 2,准备ok”
瑞鹤:...【看着舞台和‘不怀好意’的观众们感觉有些经常】
:确认无误后,工作人员就离开了舞台
伊19:【在下面拿着荧光棒(树枝)挥舞着
羽黒:呼——哈——【有些紧张地深呼吸中】
星奈提督:【拿着麦克风上了台】
:【站在一边有些无奈的笑了笑】
瑞鹤:啊?这就要开始了?【嘀嘀咕咕】
星奈提督:那么感谢大家来收看这个小试演
:喔喔【張大眼睛看著】
Bismarck:【拍铃鼓】
星奈提督:大家掌声有请羽黑、瑞鹤带来的节目《单羽鹤》,演唱者:瑞鹤,伴舞:羽黑
伊19:“加油哦~瑞鹤酱 羽黑酱~”【挥舞树枝】
瑞鹤:是《二羽鹤》啦!【立马对提督的错误进行纠正】
星奈提督:噢不好意思,二羽,二羽
瑞鹤:咳咳..【一本正经的清了清嗓子,随后接过了麦克风】
星奈提督:有请二位!【递出麦克风后下台】
羽黒:【有些紧张地上了台】
羽黒:【使了个眼色】(那么瑞鹤桑,开始吧)
:【稍稍的鼓掌】
瑞鹤:变得更强吧,为了迎向袭来的风~♫【闭上眼睛娓娓道来,慢慢进入状态】
瑞鹤:希望能在天际中,展翅高飞~♪
:这首歌,我没记错的话是双人的吧
伊19:“果然 羽黑酱跳舞很棒呢~摇起来~摇起来~”
羽黒:【顺应着节奏起舞】
瑞鹤:约定的意义,还记得吗?我会永远地守护着你的未来~♬
:就在瑞鹤将二羽鹤唱到双人对唱部分的时候,不自觉的想起了本应该和自己一起对唱的翔鹤姐的身姿
:不禁回想起了,在北方的那个夜晚所看到的,翔鹤姐的幻影
:那个身影,如今就仿佛在自己面前,和自己合唱一般
:【目不轉睛的盯著】
瑞鹤:无论是闪耀着的冬夜里,还是吹着暴风的春晨中,我都会陪伴着你。在千年的时光里,更高地~更高地飞翔~♫【曾经的回忆不断的涌现在心间,感到眼角稍稍有些湿润】
伊19:“嗯?.......瑞鹤酱身边有个幻影?”擦了擦眼睛又看过去 似乎是幻觉了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幻象
:可是瑞鹤眨了眨眼,发现自己眼前和自己合唱的
:并不是自己一时的幻觉
:在场的所有人也都看到了同样的景象
:不知道何时出现的,翔鹤的幻影与瑞鹤一起合唱完了整首二羽鹤
:是呢…双人的歌呢…
羽黒:【随着旋律起舞,渐入佳境】
:最后,那个翔鹤放下了手里的话筒,朝着瑞鹤笑了笑便消失了
瑞鹤:【缓缓的放下手中的麦克风,一抹眼水从面带微笑的脸庞上滑落】
伊19:【一脸蒙蔽】
幽灵:呀,我这个全息影像做的你还满意吗【不知不觉出现在瑞鹤身边】
:呀啦啦…
瑞鹤:!【后知后觉的被吓一跳,立马转身观察起对方】
幽灵:怎么了,不是不认识我了吧
羽黒:【吓了一跳】什么?!
幽灵:在那个小岛上我们还见过呢
:【张大嘴像是见了鬼一样】
:【稍稍拍了拍電】
瑞鹤:似李!杰克船长!【大惊到】
幽灵:叫我船长就可以了
幽灵:说起来,没想到一下子就会到了好几年前
幽灵:你们知道我的黄金罗盘在谁那里了吗
:【看了看在场的其他人】
瑞鹤:等等?你是说回到好几年前了?
幽灵:你们还没注意到吗,黄金罗盘把你们带回了数年前的海域
羽黒:虽然注意到了……
伊19:但是根据響说 这里好像跟以前又不一样的样子
幽灵:看来只是那边的某个舰娘比较迟钝的样子
幽灵:确实不一样,肯定是拿着罗盘的某人做了什么才导致了现在的情况有所偏差
幽灵:不过目前来说,这点小变化还影响不了什么就是了
羽黒:这么说来……【猛然醒悟状】你们还记得之前碰到的战舰水鬼那一战吗?
Bismarck:怎么了吗
羽黒:幽灵小姐,你所说的黄金罗盘,是一个小小的圆圆的东西嘛?
:…果然是那家伙么…
:这个时候,大家注意到自从幽灵出现之后,除了你们6人之外的其他人都停止了动作
:就像是时间停止了一样
瑞鹤:【观察着周围的情况】时间停止了?
幽灵:对对,就是一个小小的黄金色的罗盘
:...那..那个,所以幽灵小姐知道怎么回到正常吗
幽灵:我停下的,毕竟要和这些人解释起来很麻烦的
:是呢…确实不好解释呢…
幽灵:目前来说的变动还不是很大
幽灵:但是必须在发生重大改变之前找到罗盘
:嗯…只要解决了那家伙的话…就能回去吧?
幽灵:不然很有可能你们就没法回到你们自己的未来去了
羽黒:好像,之前在和战舰水鬼交战的时候,有那么一瞬看到了……
:唉..唉?
Bismarck:原来对方装备了这么厉害的东西吗
瑞鹤:这么说的话,好像是...
伊19:“那我们怎么回去啊!”
幽灵:所以你们有什么情报吗
幽灵:那个罗盘现在在哪里
羽黒:你所说的东西,确实现在是在深海栖舰手中
幽灵:深海栖舰吗……
:本来就要击溃那家伙了…然后就莫名回到了现在
幽灵:那可真是麻烦啊,假如创造出了深海统治整片大海的未来就麻烦了
幽灵:谢谢你们的情报,我会去好好调查一下的
羽黒:诶?
幽灵:那就这样,拜拜咯~
:转瞬之间,幽灵船长的样貌就在你们眼前消失了
羽黒:等……【话还没说出口】
:只要击溃深海就能回去吧…
:嘛…
:同时那些停止了的人们也恢复了正常
:【回到原本的位置】
:前面总觉得好像看到了幽灵一样的东西
:是…我的错觉吧
瑞鹤:唉...【失落的叹了口气】
:应该是错觉呢…
:嗯...嗯!
:不过瑞鹤歌确实唱得不错【鼓掌】
:刮目相看了
瑞鹤:谢..谢谢..【流露出尴尬又不失礼貌的笑容】
:羽黑判定【才能/趣味9】,成功:镜头PC获得道具羊羹,恢复所有声援上的× 失败:所有PC受到1点损伤
羽黒:ACT
KanColle : アクシデント表(2) → 意外な手応え。その判定に使った個性の属性(【長所】と【弱点】)が反対になる。自分が判定を行うとき以外はこの効果は無視する。

:瑞鹤姐确实唱得很棒的說!【說完便臉紅了】
伊19:【恭喜】
羽黒:2d6>=8
KanColle : (2D6>=8) → 5[1,4] → 5 → 失敗

伊19:“瑞鹤唱的很棒呢~羽黑的舞姿也很美~”
瑞鹤:羽黑这不是唱的挺好的吗?我看好你哦~(声援
羽黒:5+3=8
:那么判定通过
:在你们的演出完成之后,明石为了慰劳你们送来了羊羹

:在你们为了文化演出如火如荼的准备的时候,几天之后提督接到了本部的紧急电讯
:“星奈提督,我们观测到数支强大的深海部队正在朝着你镇守府海域前进”
星奈提督:什么?竟然自己找上门来了……
:“敌人过于强大,不是你舰队的练度能够应付的,请在这段时间内龟缩防守,等待本部支援”
:“切记,请勿主动出击!”
星奈提督:(回复总部:好的,我认怂
:之后本部提供了一些陆上航空部队支援的计划
:以及敌方舰队的配置,深海部队以水雷部队、空母机动部队以及战舰水鬼为旗舰的水面打击部队朝镇守府前进
:留在镇守府内接敌的话,就必须面对3支部队的轮番进攻
星奈提督: 【把大家叫到司令室】这……现在该如何是好?(年轻的提督显然不知所措中)
:假如主动出击的,只需要突破敌方的潜艇哨戒线就可以到达敌阵中心,可是得不到陆上航空队的支援
瑞鹤:【冷静分析中】
羽黒:我觉得,我们出动出击的话是不是会好些呢?
瑞鹤:这样下去犹如瓮中捉鳖,倒不如咱们主动出击?
伊19:“敌人那么多 防守很困难啦 不如主动出击拼一枪!”
羽黒:看来大家想法都一致呢【笑】
:只要斩首成功的话
:就没有问题吧?
星奈提督:看起来是这样呢
:但是为什么那么强的深海会突然来袭击我们镇守府啊
:我不是才刚成立
星奈提督:难道我们之中有二五仔?【扫了一眼众人,目光落在了最后一个小矮子身上】
:是呢…真是如梦似幻的场景…虽然并不是美妙的意味就是了
瑞鹤:别怕,还有我们在呢~五航战可不是浪得虚名的。【流露可靠的笑容】
:【歪了歪头】
:【点点头略显不安】
:而且本来要来报道的舰娘也变成了其他人
:不会你们真的是深海派来的间谍吧
羽黒:怎……怎么可能啦!
伊19:“小不点 说话是要负责人的哟 乱说话可不是一个淑女的表现”戳了戳曙的对A
星奈提督:曙,我相信他们,我刚才是开玩笑的
:这样兵力的深海的话…
:也不需要间谍吧…【拍了拍曙】
星奈提督:不过,敌人似乎很强的样子,你们真的要主动出击吗?
:是我欠考虑了……
:嗯…
:那么假如要出击的话,我也想要一起出击
:比起被接连三次连续攻击的话…
:主动出击也许会更好吧…
瑞鹤:你们就好好守护港湾吧,这次战斗就交给我们了。
伊19:交给我们啦~
:嗯...自己的事情还是要自己解决的说【小小声】
羽黒:总不能没人守家吧,守护提督也是重要的任务呢
:唔,也是呢
:这边的粪提督没了也是够讨厌的
:那各位,就拜托你们了
瑞鹤:【噗嗤一声笑出来】
羽黒:【捂嘴】
:那么…拜托你了哦?
瑞鹤:嗯~就放心的交给我们吧。
:司令官那边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