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值深秋,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
:提督把你们几个召集在了提督室
伊19:嗨~提督下午好~
扶桑:好困…【下垂】
北上:提督有什么事啊【吃着仙贝】
长门 :嗯,有什么事吗。提督
:司令官,怎么了?
长门 :【自然的凑到了响的一旁】
星奈提督:咳咳……说一些重要的事情吧
瑞鶴:[歪头听]
星奈提督:因为之前诸位在南西海域的活跃表现,以及攻击了深海侧的补给线,上头对我们的表现非常认可
星奈提督:于是……【顿了顿】
北上:【面无表情的吃着点心】
瑞鶴:[想了想自己似乎没什么战果]
伊19:【可以有新衣服要买了么!】暗想
扶桑:早知道的话…就让大和来了…
长门 :响今天也很精神呢【帮响梳了梳头发】
星奈提督:上头对于我们派发了一些装备,并且把一项重要的任务交予我们
瑞鶴:装备![星星眼]
北上:又有任务了吗,我还以为还能在多休息会的
伊19:有新的鱼雷么!【星星眼】
伊19:【长门又在补充萝莉元素呢】
:【歪了歪头】
星奈提督:先宣布一下人事调动吧
扶桑:不想听…【蹲了下来】
北上:这个镇守府人事变动的真频繁
伊19:嘛~
星奈提督:首先,欢迎一下轻巡阿武隈和来自红茶之国的战舰Warspite
:人来了又走
长门 :又有新人了吗,补充战力是好事情
Warspite:【走进门】
瑞鶴:英国的战舰么?欢迎~
伊19:噢~欢迎
:战舰越来越多了么…
瑞鶴:然后,轻巡呢?
北上:阿武隈……呢
Warspite:Queen Elizabeth Class Battleship二番艦、Warspite death。 大家,请多关照【生硬的鞠躬】
星奈提督:阿武隈……这个冒失的孩子可能又迷路了吧……
:司令官比较容易吸引战舰,容易克死航母么…【声音小的几乎听不见】
长门 :新的战舰吗,真是可靠呢
扶桑:【在角落掏出了手机】
星奈提督:我都听到了哦,响
瑞鶴:好棒的英语啊![以及好奇怪的日语]
星奈提督:毕竟对方是从红茶之国远道而来支援我们镇守府的,大家要好好相处的说
伊19:嗨~
北上:我们镇守府那么小也能迷路
Warspite:thanks,听说曾经金刚级也在这里,真是遗憾…death
星奈提督:我们在扩建你不知道吗。。。
北上:啊?有这事吗
北上:明明没几艘船
星奈提督:又不是扩建宿舍,而是扩建军事设施
:【低下头撇开视线】
长门 :【走向前对厌战伸出手】欢迎,是,应该称为厌战吧。
Warspite:这边才是,以后,请多指教…death
扶桑:新人吗…是好机会呢…【角落自言自语】
瑞鶴:噗[没忍住]嘛总之欢迎哦,厌战亲
北上:既然如此我有些不放心呢
北上:【出门去找阿武隈】
星奈提督:是desu,不是death
星奈提督:从红茶之国来的人都是这个发音嘛【皱眉】
北上:【和阿武隈在门口撞到了】
阿武隈:“那,那个,北上您好?”畏畏缩缩地看着北上
伊19:噢 迷路的小家伙来啦~
伊19:【对阿武隈着从上到下用眼睛扫一遍】
Warspite:是吗。Admiral, thank you very much。我会试着改正的…de,so
北上:【注视着阿武隈】
瑞鶴:欢迎阿武隈哦~[继续兴致勃勃的看着厌战手里的球]
阿武隈:“那,那个,我我我先进去报道可以吗?”
长门 :嗯?这就是另一位新人吗
北上:没事吧,头疼吗
阿武隈:“没没没事,只只是有点紧张”
北上:那就好
Warspite:what's up? ruihe
北上:【带着阿武隈到提督面前】
阿武隈:【用力深呼吸着让自己平静下来】
长门 :【走到一旁将扶桑拖起来】你也稍微认真一下吧
北上:……
阿武隈:“长良级6号舰阿武隈,前来报道”【用着和之前畏畏缩缩完全相反的感觉认真地向提督敬礼】
瑞鶴:[注意到目光]啊...没事哈哈,一起迎接另一个新人吧
北上:好有趣的发型呢【不自觉的玩起阿武隈的头发】
星奈提督:总之欢迎了【回礼】
星奈提督:有人来就代表有人走,欧根酱因为去别的地方交流学习,被调到另一个镇守府去了
Warspite:阿武隈,一起加油吧。
阿武隈:“那,那个,北上亲不要逗弄我的头发啦,花了好久才整理好的……”
阿武隈:“是!”
长门 :是吗。看来俾斯麦要失落一阵子了呢【点头】
扶桑:嘛…P子,已经走了吗【有些失落】
阿武隈:【仍旧保持着被北上玩弄着头发向厌战点头】
星奈提督:既然阿武隈也是巡洋舰,那么就住巡洋舰寮吧,和北上住一起
北上:欧根走了啊,她在的时候战斗总让人安心呢
北上:真可惜
星奈提督:然后厌战的话,就拜托扶桑你了
瑞鶴:啊,欧根酱走了啊...难怪最近都没看到
北上:哦~室友
阿武隈:“咦咦咦咦咦和和和北上亲一起住在一起么?”
北上:以后就多多关照了
星奈提督:反正没有大井,你们就住一起好了【坏笑】
北上:【弄乱了阿武隈的头发后再帮她梳好】
扶桑:明白了…战舰寮的传统…会好好传达到的【稍稍握拳】
伊19:唔.....欧根已经出发了么
:又走了么…【有些失落的样子】
阿武隈:【马上缩起肩膀变得畏畏缩缩的时不时瞟一下北上】
星奈提督:等等,不要你们战舰寮的传统
瑞鶴:战舰寮的传统不会就是那个奇怪的机器吧...
北上:嗯?怎么了嘛?【对阿武隈的畏缩表示不解】
瑞鶴:[扶额]
阿武隈:“呼……还好大井不在”【深呼一口气脸色明显放松】
Warspite:听说,fuso是战舰寮的队长呢。拜托你了…deth?
阿武隈:“还以为大井在的话我就会被……呜……”
扶桑:death!【握住厌战的手】
长门 :恩。就是那个机器为开始的传统。
瑞鶴:扶桑不要被带跑了啊!
长门 :虽然多少有些搞不懂,不过感觉也还不错呢。能够模拟一些战斗
:【有些出神的在想着什么】
北上:会被什么?
北上:我倒是有种预感,大井亲来镇守府就会在不久后的日子里
阿武隈:“呜……”【顿时变得眼泪汪汪随时要哭出来一般】
伊19:【用不明的眼神盯着阿武隈】
北上:不过肯定不是现在啦
北上:阿武隈,吃仙贝吗
北上:【递给阿武隈仙贝吃】
阿武隈:“但是……啊,谢谢”【拘谨地接过仙贝双手拿着小口小口地吃】
星奈提督:咳咳……好了好了大家都静一静
星奈提督:人事调动说完了,那么该说正事了
瑞鶴:任务...啊
星奈提督:是的,在西南海域对面的小岛上,有一处深海港湾基站
长门 :这次出击,也会交给厌战呢。
阿武隈:“是”【马上立正站好严肃地听着报告】
北上:陆基啊,没有我雷巡的用武之地了
Warspite:first mission…交给我吧
瑞鶴:[没忍住又在看那个球]
伊19:陆基啊 鱼雷打不到呢【嘟嘟嘴】
瑞鶴:陆基的话,我还是比较在行的哦.
星奈提督:根据在周围作战过的舰队以及侦察的情报,大致应该在这片海域附近【在地图上画了一个圈】
阿武隈:“路基啊……”【看着自己手上的主炮点点头】
Warspite:【好奇的在瑞鹤的眼神和自己得手上来回看了几眼】
长门 :小船就负责杂兵的清理吗,合理的战法呢。
瑞鶴:嗯......[终于下定决心]厌战亲,这个球是?
伊19:嘛~到时候我来负责摸鱼【夜战】吧
Warspite:啊,this。【说着举了起来】
阿武隈:“作战时摸鱼不好把”【脸色严肃地骤起眉头】
Warspite:it's radar
瑞鶴:radar...就是电探?
瑞鶴:[对自己的英语信心不足]
伊19:玩笑啦~【过去抱住阿武隈蹭脸】
Warspite:that's right。 拿着它的话,总会很安心
星奈提督:你们将被指派清理这块区域的港口基地
星奈提督:嘛,总之,这是个棘手活儿啦
瑞鶴:听起来就很难的样子啊...
阿武隈:“啊……”【有些无所适从地拘谨在原地,然后求助般的眼光看着北上】
北上:嘛,我们就做好提督安排的任务就好了
北上:不用紧张的啦
:【回过神认真的听着】
星奈提督:将会有另一只舰队过来支援我们的行动
扶桑:【用手机把地图拍了张照】
星奈提督:是哪支舰队来着……开会的时候太困了睡着了就忘了……
扶桑:公费旅游…吗
北上:提督你不会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才镇守府人事调动频繁的吧
阿武隈:“为何说是公费旅游呢?”【有些好奇地继续让19蹭着脸看着扶桑】
扶桑:因为历史总是会重复着同样的错误…
伊19:听不懂扶桑说的话~
长门 :不用太在意她,好好听提督接下来的说明【拍了拍伊笨蛋的头】
伊19:噢
阿武隈:“?”【虽然听不懂但是感觉出好像是什么深刻的领悟所以不说话】
星奈提督:应该,还会带来总部赏赐的三式弹
Warspite:汉字,it's so difficult
阿武隈:话说伊19的身材比自己好得多啊……【稍微瞟了瞟19的身材内心感觉失落】
星奈提督:但是我们的仓库也差不多快满了……响,给你个任务,去把多余的装备都丢了
:【点了点头】
伊19:emmmm【看了看AWW的欧派 还是有在发育的机会吧?】
瑞鶴:等下,这个地方的话...[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太好的东西]
阿武隈:“那个提督,有没有什么装备我和厌战能装备的呢?”
阿武隈:【从失落中回过神来】
北上:你们来的时候没有装备的吗?
Warspite:我的话,听说战舰寮的装备是统一管制。不需要担心什么,deth
瑞鶴:[拍了拍厌战的肩膀]语言的话,我们提督很厉害的哦,可以找她多学习
阿武隈:“我想看看这边还有没有什么比较好的装备……”【面对北上的时候再次畏缩起来】
长门 :嗯。这方面厌战可以放心。战舰的装备一直是维护在最好的状态
北上:装备的话……欧根留下的装备应该可以吧
北上:我记得有4连酸?
星奈提督:友军舰队应该会在2日后达到镇守府,之后会休整一日,将会于4日后出发
Warspite:是吗。感谢瑞鹤的情报。thanks【微笑】
星奈提督:以上,还有什么疑问吗?
瑞鶴:没什么大问题...的吧[想了想刚刚响提到的问题]
扶桑:没有~
阿武隈:“没有”【立正站好】
星奈提督:那么,想到了什么再找我吧。Dismiss(解散)!
Warspite:emm,要学习的东西还会多呢。 fight Warspite
阿武隈:“那么以后请各位前辈多指教了”【鞠躬】
长门 :嗯【点头】
瑞鶴:加油哦阿武隈,我很期待你的表现哦[学着北上摸了摸头发]
伊19:撒
北上:那就回宿舍吧
北上:阿武隈你有带什么行李吗
扶桑:那么,厌战。请走这边。
阿武隈:“不要随便碰我头发啦……那那那个我的行李我自己来处理啦”【拍掉瑞鹤的手】
Warspite:ok,拜托带路了
伊19:来~
瑞鶴:哦?只准北上亲摸的嘛?~
伊19:扶桑酱 厌战桑那边带路交给你喽~
长门 :【出门帮响收拾装备】
扶桑:交给我【】
伊19:阿武隈酱来 我们带你去宿舍~
阿武隈:“因为北上亲可以帮我把头发再次整理好……而且……”【越来越小声】
北上:嗯?
伊19:喔~
北上:你说什么了吗?
伊19:【看穿一切的眼神】
阿武隈:“没没没没什么,总之先请你们带路把”
伊19:来 这边【拉着阿武隈的手往宿舍走】
北上:19你的宿舍和我们不在一起的吧
:【安心去完成司令官分配的任务】
长门 :【紧跟着做任务的响】
伊19:嘛~在哪我都知道啦~ 我们先帮她弄好房间 然后一起到食堂集合~
伊19:欢~迎~会!
阿武隈:“欢迎会嘛……”
阿武隈:【露出有些期待的样子】
瑞鶴:是的呢~会好好欢迎你们两位的哦
伊19:扶桑酱一会记得带着厌战桑来食堂集合~
北上:欢迎会不错呢
瑞鶴:那我就先去布置了哦,19酱,我们走
扶桑:【听不到听不到听不到】
伊19:【又对着扶桑和厌战喊了一遍】
Warspite:那个,fusou? 好像有人在叫你
扶桑:不用在意细节,来。战舰寮里还有几位需要介绍给你
Warspite:是么。那…【不知情的继续跟着前进】
伊19:唔....看来新来的红茶桑也要被带坏了呢【
伊19:拉着AWW先去帮忙布置宿舍
瑞鶴:那我就先去布置会场了哦
长门 :【响抱着装备,我抱着响】
北上:【先回巡洋寮看漫画】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