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吐槽役】星奈:某天,幻想乡
【沉默的吐槽役】星奈:人间之里
【沉默的吐槽役】星奈:伊拉朵雅带着赤宵、御亚、德卡来到了人里外围
繁星:………?【也在外围 看着来的几个人】
御亚:哎~人里不太想进去哎~
御亚:【回想起上次被揍瑟瑟发抖】
赤宵:人里嘛……慧音老师还好嘛【张望
繁星:你们,也是来围观村庄的吗?
薇拉:【泡在村民家里的咖啡杯里】
德卡布里斯特:【闲的没事开始观察这里的人类】
御亚:呜啊,黑暗的记忆的爆发了【被痛苦的回忆折磨】
赤宵:【和人里的居民聊天
繁星:没想到连御亚也来了的说
繁星:对了御亚,肉【伸手】
御亚:哎???【一脸ZZ】
繁星:既然见到你了,方便起见还不快变点肉出来。待会儿我直接带回去
御亚:肉啊
御亚:啊~呜~~~~【大喊了一声】
御亚:3d6+9 召唤术
DiceBot : (3D6+9) → 10[5,1,4]+9 → 19

【沉默的吐槽役】星奈:御亚召唤出了食草龙声势过大,还砸到了村民,引来了一群人
【正体不明的恶作剧】薇拉:灵力消耗、判定过没过这些自己看了
御亚:啊咧???
【正体不明的恶作剧】薇拉:每个人用当前dp作为先攻,还是要延迟。总之宣言本轮dp嗯。
繁星:28
【帝王之剑的付丧神】赤宵:27
河沅水幕:(18不变
御亚:(23
【正体不明的恶作剧】薇拉:嗯我自己也是21不变
伊拉朵雅:(22)
【新月下的紫雾】维洛塔斯 金:3
【正体不明的恶作剧】薇拉:还有每人宣布前卫还是后卫
【帝王之剑的付丧神】赤宵:前卫
【黑蚀的龙姬】御亚:前卫
繁星:后卫【专心防御】
德卡布里斯特:(前卫吧
【新月下的紫雾】维洛塔斯 金:(后卫
河沅水幕:(后卫,专心防御
【正体不明的恶作剧】薇拉:赤霄或者德卡动啦。。。
河沅水幕:【拿一个叶子躲着】
【正体不明的恶作剧】薇拉:射击追击弹幕近战或者使用能力或者待机(放弃本轮)
【黑蚀的龙姬】御亚:库库库,既然都这样了就没有办法了
【黑蚀的龙姬】御亚:就让你们体会一下我的黑暗面吧
繁星:啊,那个笨蛋…
【新月下的紫雾】维洛塔斯 金:喂,你们,是你们来捣乱的吗
德卡布里斯特:【专心防御】
河沅水幕:【从口袋里拿出照相机】
德卡布里斯特:【随意的打开了一瓶酒慢慢的喝着】
繁星:【抱着书远远地望着】
【帝王之剑的付丧神】赤宵:【近战攻击
【正体不明的恶作剧】薇拉:【这里是被吼声吓到打翻杯子的薇拉,带着咖啡升空】
【正体不明的恶作剧】薇拉:你要打谁
【正体不明的恶作剧】薇拉:然后是接近判定
【帝王之剑的付丧神】赤宵:(接近维拉
【黑蚀的龙姬】御亚:没想到冲在我的前面呢,值得褒奖的勇气
【帝王之剑的付丧神】赤宵:3d6+11
DiceBot : (3D6+11) → 7[1,3,3]+11 → 18

繁星:【看到御亚打算耍白痴,默默地撕下两页叠起了口罩】
【黑蚀的龙姬】御亚:战斗在前方的剑啊,就让我给予来自黑暗的力量吧
【黑蚀的龙姬】御亚:宣言符卡 狂符【上蹿下跳的跳梁小丑】
河沅水幕:【调照相机的焦距】
【黑蚀的龙姬】御亚:消费型 狂龙病毒目标数+5。DP消费为「用于判定的骰数×(目标数+1)÷2」。
繁星:啊,是那边吗。【有些同情的看着对面】
【黑蚀的龙姬】御亚:我选择的目标是赤宵 伊拉朵雅 河童 薇拉 德卡布里斯特 维洛塔斯
【黑蚀的龙姬】御亚:在我的黑暗面之下狂乱起舞吧
【黑蚀的龙姬】御亚:3d6+12
DiceBot : (3D6+12) → 9[1,3,5]+12 → 21

【黑蚀的龙姬】御亚:DP消耗11点
繁星:【摊开书本向外扇着风,尽量吹跑】
【黑蚀的龙姬】御亚:给予[身体]特性值([妖术]Lv÷2+1)的加值。强制对象陷入狂乱情绪。无视狂乱的行动受到-(达成值的十位数)的减值
【黑蚀的龙姬】御亚:妖术lv是4
【黑蚀的龙姬】御亚:全员身体+2
【正体不明的恶作剧】薇拉:(上面的达成值的话,就是说抵抗dc是18
河沅水幕:3d6+7 3DP,精神抵抗
DiceBot : (3D6+7) → 5[1,1,3]+7 → 12

德卡布里斯特:莫名其妙就打起来了么…(再次灌了一口
【新月下的紫雾】维洛塔斯 金:(如果抵抗精神是7就是3D6+7咯?
【帝王之剑的付丧神】赤宵:3d6+7 3DP 精神抵抗
DiceBot : (3D6+7) → 12[4,2,6]+7 → 19

【新月下的紫雾】维洛塔斯 金:3d6+7 3DP 精神抵抗
DiceBot : (3D6+7) → 14[6,4,4]+7 → 21

德卡布里斯特:3d6+9
DiceBot : (3D6+9) → 9[5,2,2]+9 → 18

河沅水幕:【开始不受控制的按动快门】
河沅水幕:“咔咔咔”
伊拉朵雅:3d6+5
DiceBot : (3D6+5) → 13[6,5,2]+5 → 18

河沅水幕:【从口袋里摸出符卡】
河沅水幕:「防御」(保护): 可以在任意时机使用,回避和伤害判定结束后也可以使用。
所有的消费型SC都可以被替换成这个效果。
无效所有目标为自身的效果。

伊拉朵雅:...不要那么狂躁呀
河沅水幕:【接触状态】
河沅水幕:【解除狂乱】
河沅水幕:【回复DP】
河沅水幕:【看到自己拍了很多废镜头表示TAT】
河沅水幕:【重新拿起相机准备拍照】
【沉默的吐槽役】星奈:下一个
伊拉朵雅:完全不知道怎么就打起来了
伊拉朵雅:那...随便开一枪好了~
伊拉朵雅:【射击维拉】
繁星:【收拾御亚招出来的肉块】
【正体不明的恶作剧】薇拉:河童-1dp+1g,我们其他三个-2dp+2g
繁星:1dp 1擦弹【打了个哈气躲开了身子】
河沅水幕:【拍照】
河沅水幕:【记录对方可爱的弹幕】
河沅水幕:【但是现在还不是很漂亮呀,之后有更漂亮的就好了】
繁星:【稍微朝着河童的远处挪了一步】
【正体不明的恶作剧】薇拉:法则【效率极限定律】,消费型法术(强化)sc,对强化术
【正体不明的恶作剧】薇拉:判定值16,目标值16,减值2
【正体不明的恶作剧】薇拉:2d6+16-2
DiceBot : (2D6+16-2) → 12[6,6]+16-2 → 26

【正体不明的恶作剧】薇拉:强化术的发动判定
【正体不明的恶作剧】薇拉:(另外消费型sc使用时回复dp上限的一半,回满
【正体不明的恶作剧】薇拉:(效果是我感觉+5
【正体不明的恶作剧】薇拉:结束
【新月下的紫雾】维洛塔斯 金:3d6+14
DiceBot : (3D6+14) → 11[5,3,3]+14 → 25

繁星:【看着对面在动手动脚的赤宵和伊拉朵雅】
【帝王之剑的付丧神】赤宵:4d6+9
DiceBot : (4D6+9) → 18[6,3,6,3]+9 → 27

德卡布里斯特:喝酒看烟花的感觉也不错…?可惜今天没人陪着呢…【慢悠悠的喝着】
【沉默的吐槽役】星奈:第二回合
繁星:28 后卫
【新月下的紫雾】维洛塔斯 金:26
伊拉朵雅:(21后卫)
【黑蚀的龙姬】御亚:(26前卫
【帝王之剑的付丧神】赤宵:20前卫
德卡布里斯特:(27后卫
繁星:哈…为了你们在这犯傻别真伤着了…【LSC大律【无回答的祷告】,展开,使用的法术等级+2/+3。因此判定+2/+3。灵力消费减半(向上取整)。可恢复展开中的SC】
繁星:【专心防御】
德卡布里斯特:【专心防御】
德卡布里斯特:你还真善良呢
繁星:【抱紧书本】
繁星:【蹲】
【沉默的吐槽役】星奈:下一个,御亚
河沅水幕:【拍照】
【黑蚀的龙姬】御亚:好久没有那么开心的撒鳞粉了,就让我再撒一次吧
【黑蚀的龙姬】御亚:宣言狂龙病毒 目标赤宵
【黑蚀的龙姬】御亚:效果身体+3 &狂乱
【黑蚀的龙姬】御亚:3d6+12
DiceBot : (3D6+12) → 10[6,3,1]+12 → 22

【黑蚀的龙姬】御亚:(mp归零 气绝
【沉默的吐槽役】星奈:赤宵抵抗
【黑蚀的龙姬】御亚:【一边开心的撒着鳞粉,用尽气力摔了下去】
【黑蚀的龙姬】御亚:果然现在一天两次就是极限了吗
德卡布里斯特:可怜的家伙…
【新月下的紫雾】维洛塔斯 金:对面是笨蛋吗,说着说着自己倒下去了
【帝王之剑的付丧神】赤宵:我擦怎么又给我?
德卡布里斯特:也许她喜欢你也说不定?
【帝王之剑的付丧神】赤宵:怎么可能【叹气
德卡布里斯特:【又喝了两口】
【帝王之剑的付丧神】赤宵:3d6+7
DiceBot : (3D6+7) → 10[4,4,2]+7 → 17

伊拉朵雅:嗯哼~
德卡布里斯特:嘛…你们加油,作为娱乐项目来说还是不错的事件呢
【新月下的紫雾】维洛塔斯 金:6d6+14 射击→命中赤宵
DiceBot : (6D6+14) → 21[1,4,5,5,1,5]+14 → 35

繁星:【看着一群笨蛋】
【黑蚀的龙姬】御亚:撒鳞粉的感觉真是最棒的~【扑街】
德卡布里斯特:反正只是娱乐活动而已
伊拉朵雅:和撸完一样棒么
【帝王之剑的付丧神】赤宵:6d6+11
DiceBot : (6D6+11) → 24[2,3,6,6,1,6]+11 → 35

繁星:【看着两个喘大气的莽夫】
【帝王之剑的付丧神】赤宵:你们……惹我生气了!【狂暴
【新月下的紫雾】维洛塔斯 金:只是几个小飞刀而已啦
【帝王之剑的付丧神】赤宵:行啊?等下吃我一剑【怒吼
伊拉朵雅:阿啦啦...小剑剑发狂了
德卡布里斯特:看起来接下来会更加有趣?
伊拉朵雅:大概一会儿是停不下来了
【帝王之剑的付丧神】赤宵:我才不是小剑剑【吼回去
德卡布里斯特:可惜烟花还是少了一些
德卡布里斯特:不够华丽呢
河沅水幕:【拍照】
【沉默的吐槽役】星奈:@伊拉朵雅
【帝王之剑的付丧神】赤宵:【将剑右手用力握住左手仔细抚摸了一下剑身
【帝王之剑的付丧神】赤宵:【眼球周围变得通红
伊拉朵雅:那再来一发吧~1~2 【弹幕 DP 2 伤害 5】
繁星:dp1 弹幕1
德卡布里斯特:被病毒感染的剑…应该怎么说
德卡布里斯特:真是奇怪
【沉默的吐槽役】星奈:@薇拉
【正体不明的恶作剧】薇拉:给自己属性能力-防护
【正体不明的恶作剧】薇拉:dc16
【正体不明的恶作剧】薇拉:2d6+14
DiceBot : (2D6+14) → 10[4,6]+14 → 24

【正体不明的恶作剧】薇拉:获得5点防护dp
【正体不明的恶作剧】薇拉:结束
【沉默的吐槽役】星奈:@赤宵
【帝王之剑的付丧神】赤宵:【从口袋里拿出符卡
伊拉朵雅:疯之剑圣呢~
【帝王之剑的付丧神】赤宵:消费型符卡 上清破云剑
德卡布里斯特:看起来还算华丽的场景?
伊拉朵雅:上呀~小剑剑
【帝王之剑的付丧神】赤宵:2d6
DiceBot : (2D6) → 3[1,2] → 3

【沉默的吐槽役】星奈:打繁星和德卡
【帝王之剑的付丧神】赤宵:14d6+15
DiceBot : (14D6+15) → 51[6,2,2,6,4,2,3,4,5,5,3,6,2,1]+15 → 66

德卡布里斯特:19d6+16
DiceBot : (19D6+16) → 55[4,1,2,1,2,4,6,1,1,1,5,6,2,4,1,5,2,4,3]+16 → 71

繁星:【防御】14(虽然没啥用030
【帝王之剑的付丧神】赤宵:3d6+27 上清——破云剑!
DiceBot : (3D6+27) → 8[1,2,5]+27 → 35

德卡布里斯特:攻击看戏的可不好啊?~
德卡布里斯特:【笑着闪开之后…悠闲的喝着酒】
繁星:恩…有点痛呢
河沅水幕:【赶快拍下这一幕】
【沉默的吐槽役】星奈:@河沅
【正体不明的恶作剧】薇拉:(1dp防御,失败,减伤?
河沅水幕:【被热烈的剑技鼓动,也参与战斗】
【黑蚀的龙姬】御亚:【躺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河沅水幕:【在一边检查照片】
【沉默的吐槽役】星奈:就在你们打闹的这会儿,跑过来一个熟悉的人
【知识与历史的半兽】上白泽慧音:那边的几个人,快给我住手!
河沅水幕:【逃跑】
【黑蚀的龙姬】御亚:【看起来就像是一群人在战斗,只有我被击沉了】
【知识与历史的半兽】上白泽慧音:你们这群小兔崽子,看看把这人里弄成什么样了
【知识与历史的半兽】上白泽慧音:不能打架,知道吗?
【帝王之剑的付丧神】赤宵:对不起,上白泽老师……【跪坐低头
【知识与历史的半兽】上白泽慧音:你们,这边上的房子都被你们砸坏了
德卡布里斯特:嗯…准确的说我动手都没动手,光在一旁喝酒…只是被波及到了一下而已
繁星:【随手给御亚一个buff醒过来】
【知识与历史的半兽】上白泽慧音:你们几个,要负责把这一块修缮好,明白吗?
【帝王之剑的付丧神】赤宵:……那个,怎么修啊【举手
德卡布里斯特:嗯,你们几个随便打斗的记得加油
【知识与历史的半兽】上白泽慧音:我这里有建筑学的书可以给你们参考
【帝王之剑的付丧神】赤宵:知道了【接过书开始翻看
【黑蚀的龙姬】御亚:啊咧?结束了吗
【黑蚀的龙姬】御亚:【一脸茫然的四处张望】
【知识与历史的半兽】上白泽慧音:那边的付丧神,你这么大年纪也不劝架,你也得修缮
【知识与历史的半兽】上白泽慧音:【指着德卡】
德卡布里斯特:嗯?真要说年纪的话
德卡布里斯特:那边那个剑
德卡布里斯特:比我古老太多了
【帝王之剑的付丧神】赤宵:结束了啊【对着御亚叹气
【知识与历史的半兽】上白泽慧音:那个剑是没脑子,你也是蠢
伊拉朵雅:我只是放了两个礼花而已
【帝王之剑的付丧神】赤宵:来一起修房子【勾肩搭背
【帝王之剑的付丧神】赤宵:我没脑子你就别拜托我教大陆知识啊【不爽
伊拉朵雅:小剑剑加油吧
【黑蚀的龙姬】御亚:???【一脸懵比】
【黑蚀的龙姬】御亚:发生了什么事了,我是谁,我在哪
【知识与历史的半兽】上白泽慧音:【盯】
【帝王之剑的付丧神】赤宵:……【将手放在御亚头上
【帝王之剑的付丧神】赤宵:奇怪没有发烧啊
【帝王之剑的付丧神】赤宵:咋就失忆了呢
河沅水幕:【跑回家了】
德卡布里斯特:也许在装傻也说不定
繁星:毕竟是笨蛋呢
【黑蚀的龙姬】御亚:啊啊,对了
德卡布里斯特:毕竟曾经被修理了呢
【黑蚀的龙姬】御亚:要喝酒嘛?
【黑蚀的龙姬】御亚:【拿出酒壶】
【帝王之剑的付丧神】赤宵:有酒吗?
【帝王之剑的付丧神】赤宵:来给我喝一口~
【知识与历史的半兽】上白泽慧音:【揪赤宵的耳朵】修好了再喝
繁星:那么,我就先回去了【提着御亚招出来的肉】
【帝王之剑的付丧神】赤宵:啊啊啊啊我错了上白泽老师不要扯我耳朵快掉了啊啊啊啊啊【痛苦地被拖走了
【知识与历史的半兽】上白泽慧音:你们一周之内修不好的话,就不要怪我手下无情了哦
【知识与历史的半兽】上白泽慧音:【离开】
伊拉朵雅:啊啦啦...真是惨
【帝王之剑的付丧神】赤宵:总之自己造成的就得要负责呢【叹气
德卡布里斯特:那么,剑,自己造成的影响自己去负责
德卡布里斯特:努力加油吧(
【帝王之剑的付丧神】赤宵:你别给我跑了德卡
【帝王之剑的付丧神】赤宵:你早就被钦定留下来修房子了跑了等上白泽老师的头锥把【微笑
德卡布里斯特:蛤?
德卡布里斯特:你攻击了路过的我
德卡布里斯特:让后再让我留下来帮你修缮
德卡布里斯特:哪有那么好的事情
伊拉朵雅:那么....今天工作,哪里有迷路的小孩呢
【帝王之剑的付丧神】赤宵:没办法上白泽老师决定了啊【耸肩
【黑蚀的龙姬】御亚:所以说喝酒吗?
【黑蚀的龙姬】御亚:宣言 茶道
【帝王之剑的付丧神】赤宵:来来来先喝一口再修
德卡布里斯特:你自己花钱找维修队解决不就完了
【黑蚀的龙姬】御亚:【用优雅的姿势倒了好几杯酒】
【帝王之剑的付丧神】赤宵:没钱啦【叹气
德卡布里斯特:找你的小情人借咯?
德卡布里斯特:反正你说的话
德卡布里斯特:她又不会不借给你
【帝王之剑的付丧神】赤宵:她怎么可能有钱【耸肩
【帝王之剑的付丧神】赤宵:她的房子还是我出资搞定的
德卡布里斯特:说不定会比你想象的富有呢?~
【帝王之剑的付丧神】赤宵:以前倒是比我富有啦
【帝王之剑的付丧神】赤宵:但是进入幻想乡时东西都落在外面了
【帝王之剑的付丧神】赤宵:嘛总之有知识再动手还是比较好的
【帝王之剑的付丧神】赤宵:【坐下来喝了一口酒后翻开书来看
河沅水幕:3d6+9 隐身术
DiceBot : (3D6+9) → 14[5,6,3]+9 → 23

河沅水幕:(过了
河沅水幕:【开启光学迷彩】
德卡布里斯特:那么
德卡布里斯特:加油咯~
河沅水幕:【隐身躲在一边,暗中观察】
德卡布里斯特:刚才我好想看到了有个熟悉的小家伙也被那个笨蛋的病毒沾染上了
德卡布里斯特:所以我去找一下看看啦~
德卡布里斯特:【愉快的朝着某个家伙挥了挥手慢悠悠的朝着远方走了
【沉默的吐槽役】星奈:于是剩下可怜的赤宵开始了对损毁场所的修缮工作
【沉默的吐槽役】星奈:那么,冒险就从这人间之里开始了

返回